中扑网

对话 | 扑克传奇人物Jennifer Harman(下)

时间:2017-08-10 13:21来源:未知作者:luluzuo

 

也许你会反驳我,很多文章在描述你的时候都称你是一位非常抗压的牌手并且能够很好的处理自己在牌桌上的情绪,这对于所有牌手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在你第2次了肾移植手术之后,你和 Andy Beal的较量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你能对此谈谈你的想法吗?

 

J:好吧,如果我说我是一位情绪非常稳定的人,肯定会有人发信息告诉说这简直是在胡扯!的压力很大,有的时候你能承受,而有的时候你却不能承受。在牌桌上承受压力是每一位牌手的职业技能和素养,离开牌桌之后他们往往会找地方宣泄。在牌桌上的时候我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让自己不被外在的因素所影响。

 

J:几年前,在世界扑克锦标赛期间我打算醉酒一晚。我是一个相当能喝酒的人,当时Johnny Chan告诉我去打牌放松放松。我当时告诉他我已经醉了,但是他说,“但是你的并没有醉!”就在那个时候对于如何去处理自己的情绪我突然开窍了。很多时候自己可能会情绪化,但是不会。 正因为人是有情绪的生物,所以我不会带着情绪去打。不管是在牌坛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和痛苦,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去管理它们。

 

你有想过离开扑克圈吗?或者继续坚持下去?

 

J:我一直坚持打扑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很喜欢。我非常享受学习扑克的过程,取得好成绩之后让我兴奋,我认为我会一直继续下去。但是,我也想尝试一下其他新事物,前提是这个事情我非常喜欢。我是一个很好强的人,选择了就会把它做好,不会轻易放弃。

 

你是扑克名人堂的一员,这对你来说的意义是什么?你认为这是一项大的成就吗?

 

J:中扑网当然,对于一名牌手来说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牌手是一种非常孤独的职业,从头到尾你都是孤军奋战。入选扑克名人堂之后会得到业界的尊崇,别人看你的眼光也不一样。这是对一位牌手的肯定,作为一名女性牌手,我非常骄傲。

 

你是目前全球唯一参加豪客赛事的女性玩家,你有受到过不平等待遇吗? 你是如何看待牌坛歧视女性牌手这一现象的?

 

J:我16岁的时候开始玩扑克,但似乎如今的我更受欢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受到不公平待遇。我搬回洛杉矶之后去当地扑克室玩扑克时,我的想法就是“我终于回家了”!在那里我感到非常舒适,并没有受到性别歧视。 也许这是一个人的运气问题吧,在牌坛我并不认为因为自己是一名女性牌手,所以要变得很强势。我只认真的玩自己的牌,如果有男性注意到我,我从来都不在乎。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来到这里打牌就是为了赢钱, 人家要怎么看待我,那是他们的事跟我无关。

 

你在这个圈子里遇到最优秀的人是谁?

 

J:中扑网在扑克界我有一些真正非常好的朋友。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Daniel Negreanu就像我的弟弟;Phil Ivey,我真的非常爱这个人,Matt Glantz, Nick Schulman等等,我们是一个大家庭。

 

在豪客赛事中你一定经历过很多次起起伏伏。你认为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J:在我的扑克生涯中,困难的时候太多了!扑克总让人抓狂。最近,我在和一些朋友讨论有一位女性想以扑克为生的话题,从牌手的角度来说以打牌为生是非常辛苦的。你会经历下风期,有的时候一个人很难从这个阶段中走出来,你会受挫,你会感到压力,你会对自己失去信心。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他人生的起起伏伏,每个人都经历过压抑。学会如何去调节自己并不容易,下风期结束之后如何积极的去面对接下来的扑克生涯更非易事。

 

你已经赢得了两条WSOP金手链,据说在第一条金手链的比赛中中你还不知道怎么去打那场锦标赛,Howard Lederer花了5分钟告诉你玩法。有这么一回事吗?

 

J:中扑网的确是,这件事是真的。我的第一条金手链的确来得莫名其妙,可以说是赶鸭子上架吧。当然我非常感谢Howard Lederer耐心的讲解。不得不承认在那场比赛中我的运气占大多数,的确也是因为运气好我才赢得了那场比赛。其实在比赛中我能感知道我的对手,我能看透他们的打法,现在对于任何一名牌手来说能做到这点都是不容易的。当然也有可能和我当时是新手有关, 对手都不会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我身上。

 

(本文来自扑克人)

document.write ('');